校長是“牧羊犬”,還是“領頭羊”?

作者:謝永林 來源:點擊數: 發布時間:2014年04月07日【字體:

 

 

——《論群眾路線——重要論述摘編》學習體會

 

我國的教育,曾長期不被社會看好,甚至于備受歧視。舊時有“七討飯,八教書”之說,可見在人們心目中,教育行業是何等的低賤,教師是何等的卑微。

“文革”結束,新時期之初,雖大力提倡全社會尊師重教,國家也于1985年推出法定的教師節,但由于種種原因,教育工作者的地位并沒有實質性的提升。

十年河東,十年河西,時間推移,風水輪流,事情還真的逆轉了。本來最吃香的“領導階級”工人老大哥,到頭來卻“勤勤苦苦走過半生,今夜重又走進風雨”。原先苦兮兮的教書匠們,如今倒真的像陳云所預言的那樣,成了“讓人羨慕的職業”。

水漲船高,教育吃香了,校長的地位也隨之提高,高得讓人始料未及。尤其是80年代后期全面實施校長負責制以后,校長們信心驟增,仿佛一夜之間找回自身價值,有些人自然就“牛”起來了。

其實,有小部分校長是誤讀了“負責制”。他們也許不懂,實施校長負責制的真正目的是為了落實黨政分工,把行政權交還給校長。“負責制”的核心內容是:校長即單位的法人代表,對內代表行政,對外代表學校。但這并不意味著校長就可以不受約束、獨斷獨行、凡事一人說了算。

正因為是“誤讀”,所以才導致部分校長的自我膨脹。再加上理論界的某些過分夸張的“提法”,諸如“校長是學校的靈魂”、“一個好校長就是一所好學校”、“一個好校長就是出色的教育家”等等,把校長的作用無限擴放,這樣就更加助長部分校長的自我膨脹和唯我獨尊,而為人所詬病的“教育行政化,校長官員化”也因此滋生。

舉幾個例子,或許更能說明問題。

深圳有所中學,90年代初處于巔峰時期,那位校長則“牛”到了極點,簡直把自己當成“高官”了。據說教職員工要見他得過三道關口。外地來參觀學習的,基本拒絕接待,即使接待,校長也不露面,架子擺得很大的。后來聽說該校很快就宣告破產,校長本人迅速跑路。可憐!

20 多年前,我市某中學校長,大權獨攬,連收捐資費也親自拍單收現金,雁過拔毛,從中撈取不義之財,終于東窗事發,鋃鐺入獄。昔日“牛”校長,淪為階下囚。可悲!

上世紀末,我市某小學的大門口掛著幾個金光閃閃的大銅字——“校長訓言:學會做未來的中國人”,口氣特大,霸氣十足。其實該校的辦學“業績”多半是虛的,連那個名揚全國的“跨世紀CY行動”也只是經反復排練的“走秀”而已,假得不能再假了。未過幾年,校長調離,此“銅字訓言”也被撤下了。可笑!

至于媒體連連曝光的全國各地的“校長丑聞”,已不是什么思想作風問題,而是嚴重的道德淪喪,是極端的自我膨脹而釀成的惡果。可怕!

如此看來,當校長的自我感覺不能太好,絕對不可自我膨脹、忘乎所以。

新近,我讀到一篇題為《“藏獒精神”和“校長精神”》的校長論壇文章。一看標題,心驚肉跳。啥東西不好比啊,干嘛拿兇悍不馴的藏獒作比?再看正文,作者的“立論”相當別扭、牽強,甚至有點荒唐:先“詮釋”藏獒具有舍身護主、忠貞不二、適應環境等精神,然后聯系到校長的“仁者無敵”“智者無敵”“勇者無敵”。(注意:此“三無敵”疑似套用電視劇“國軍三部曲”的劇名)作者可能為避免匯報工作的枯燥乏味,于是就在文章開端玩弄噱頭,來個“語不驚人死不休”。不管出于什么考慮,把“藏獒精神”引進校園,同眼下提倡的“詩意教育”是格格不入的,這也說明目前真正管用的治校理論非常匱乏。我認為,這篇論文明顯在夸耀校長個人的能耐和作用。

“一個籬笆三個樁,一個好漢三個人幫”,就算你校長是一條真好漢(或者說頗具“藏獒精神”),但沒有他人的支持和配合,怎能施展手腳、創造局面?離開群眾的鼎力支持,哪怕你渾身是鐵,也打不了幾枚釘子;沒有廣大師生和家長的密切配合,你也許連一件小事也辦不成。說到底,校長也只是一個很普通的職務,跟其他事業單位的頭兒沒啥區別,大可不必自我美化、自我神化,更不該把個人的作用吹到天上。

我想:好的校長應該是一只安安靜靜的“領頭羊”,位居隊伍前列,帶領“群羊”穩步同行,走向更遠、更大的目標。校長萬萬不可充當“牧羊犬”的角色,傲踞髙處,張口吐舌,“犬”視眈眈,死死盯著那些看不順眼的“羊”,機會一到,猛撲過去,惡狠狠地撕咬一陣,咬得對方戰戰兢兢、貼貼服服。須知,企圖以權勢建立個人“威信”,其結果只能是“有威無信”或“威而不信”,群眾是不會買賬的。

    校長同志啊,平心靜氣地當“領頭羊”吧!零距離接觸群眾的感覺是非常美妙的。千萬別當兇巴巴的、吃力不討好的“牧羊犬”,更不要效仿惡犬藏獒來嚇唬群眾吧!

收藏 打印文章
福建十一选五规则